股票可否作为竞业限制补偿?

分享到微信 关闭
2018-08-27 | 来源:劳动法苑

作者:潘云礼


  近日,腾讯起诉前员工违反竞业限制,二审法院宣判员工支付1940万余元的天价违约金案件引起轰动,而其中涉及的股票作为竞业限制补偿的问题也值得进一步探究。

  案情简介

  徐振华自2009年4月起在腾讯公司从事网络游戏开发运营。2009年、2012年,双方先后签订了两份主要内容相同的《保密与不竞争承诺协议书》,徐振华作出保密与不竞争承诺,腾讯公司母公司则授予徐振华限制性股票作为对价,并约定若协议无效,徐振华行使限制性股票所获得的收益须全额返还给腾讯公司;若徐振华不履行约定义务,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对于已授予还未行使的限制性股票无权再行使;对于已行使限制性股票,则腾讯公司有权追索所有任职期间行使限制性股票所生之收益;若收益数额难以确定的,以采取法律行动当日股票市值计算。

  另根据判决书,徐振华于2014年5月21日被通知并立即接受腾讯上海公司内审部门的面试调查,得知因其在外设立公司,违反竞业限制,劳动关系当场立即解除,当天没收员工门卡、驱离工作场所。

  2017年,腾讯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徐振华支付作为竞业限制补偿的股票收益人民币2355余万元,并承担律师费20万元。

  被告:竞业限制无效

  此案中,被告徐振华提出的不予支付违约金的理由值得关注。徐主张双方在《保密与不竞争承诺协议书》中约定的限制性股票是对其工作贡献的认可与奖励,属于工资薪金所得,且股票主体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不符合竞业限制补偿金在员工离职后按月以现金形式支付的性质特点,与竞业限制无关。与此同时,腾讯上海公司也从未依法在本人离职后按月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故无权向本人主张竞业限制违约金。

  股票是否可用作竞业限制经济补偿?

  随着互联网企业在技术、产品、营销等方面竞争的加剧,高级管理人员与高级技术人员流动性日益频繁,部分互联网公司与"两高"人才一方面签署了股票期权授予协议等正向激励措施,另一方面又签订竞业限制协议等逆向限制形式多方面提升对"两高"人才的吸引力与凝聚力。徐振华与腾讯一案中的"股票"在公司给予员工之时,实质上便兼具正向股权激励及竞业限制补偿金两种目的。但由此引发的问题便是:股票是否可以代替由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的经济补偿金?

  法律规定

  对此问题现行法律对此并没有明确规定。《劳动合同法》第23条规定"用人单位…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尽管在此法条中明确了"经济补偿",而没有用"经济补偿金",也没有强制要求企业在支付竞业限制补偿必须是以货币的形式,但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又规定了"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但未约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按月支付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由此可见,《劳动合同法》第23条的本意是竞业限制补偿应当是在竞业限制期限内,用人单位以货币形式按月向员工进行支付。但随着金融资本市场的发展,的确存在很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以股票期权形式支付竞业限制补偿,由此在支付方式、支付时间上都突破了法律规定。

  案例分析

  徐振华与腾讯公司一案中,一审、二审法院没有明确认可能够将股票代替按月支付的货币,作为竞业限制补偿金。但是其判决结果显示,法院支持了腾讯公司的做法。

  但与此同时,在二审法院判决书中的分析指出:"徐振华虽坚持认为腾讯公司没有支付竞业限制的经济补偿,但其并未请求解除竞业限制约定。"故而由此否定了徐振华的"竞业限制无效"的主张,然而,这是否意味着如果徐振华提出了解除竞业限制约定的请求,法院则有可能予以支持呢?

  我们可以再对比其他地区的案例作为参考。


  北京

  腾讯数码(天津)有限公司与刘春宁劳动争议一案中,发生了与徐振华一案类似的情形。腾讯数码授予了刘春宁限制性股票作为竞业限制补偿,并且在刘春宁离职后,未按月以货币形式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刘春宁在竞业限制期内加入了与腾讯公司有竞争业务的阿里巴巴集团。

  但与徐振华一案不同之处在于,刘春宁以腾讯未支付竞业限制补偿为由,主动进行了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并获得了支持。仲裁的裁决解除了刘春宁与天津腾讯公司的《保密与不竞争承诺协议书》。

  不过该裁决在此后的一审中,即被推翻。海淀区法院支持了腾讯公司,认定刘春宁所持解除《保密与不竞争承诺协议书》的主张不能成立,并在判决书中指出:"从竞业限制补偿金的法律属性上看,系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支付的因履行竞业限制义务而导致一定程度择业受限的补偿。刘春宁…并未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故不具备获得竞业限制补偿金的事实基础。此外…刘春宁已获得了限制性股票收益3336264.8港币,而该项收益的性质…兼具包括竞业限制补偿在内的多种属性,且在数额上远高于竞业限制补偿金的法定标准。"

  从徐振华、刘春宁的两个案件的判决结果中可以看出上海、北京的法院均支持了公司将股票作为员工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对价的做法。然而此做法是否真的万无一失呢?

  广州

  广州一个相似案例出现了不同的判决。广州博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徐毅劳动争议一案中,与上海、北京的案例相似,公司授予了高级管理人员徐毅限制性股票,并与签订了《激励协议》及其附件《不竞争协议》,并在两个协议中均明确约定了徐毅离职后的竞业限制内容与责任,限制性股票是徐毅履行离职后竞业限制义务的对价。

  此后,徐毅离职并在约定的竞业限制期内加入了与博冠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宁静海公司。博冠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徐毅返还已行使的限制性股票所产生的收益人民币5,668,919.45元。

  然而,一审、二审的判决均没有支持博冠公司的主张。

  一审法院从几个角度否定了博冠公司将股票作为竞业限制补偿的做法。

  首先法院认为,从《劳动合同法》23条,以及《司法解释(四)》的表述以及立法目的来看,竞业限制补偿是用以"补偿劳动者在竞业限制期限内因为择业权利受到影响所造成的一定利益损失",因此"支付经济补偿的时间是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后"。故公司在与徐毅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所发放的限制性股票从时间上不符合竞业限制补偿的特点。

  其次,法院又从保护劳动者的角度指出"劳动者在职期间,由于其要受到用人单位的用工管理,双方劳动关系上具有一定的隶属性,如果将在职期间用人单位给予的款项视为竞业限制补偿,极易导致用人单位基于其系管理者的地位,将一些属于奖励、激励性质的款项规定为竞业限制补偿,从而影响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故不宜将股票认定为竞业限制补偿。

  最后,法院根据《股票激励协议》,认定公司发放的股票是一种用人单位对在职员工进行奖励、激励性质的款项规定。这也意味着法院并未认可此《股票激励协议》的附件《不竞争协议》的效力。

  而二审法院不仅支持了一审法院的观点,同时进一步指出上述协议并非单纯的《不竞争协议》,同时还涉及到遵守劳动纪律、规章制度等问题。"协议一方面约定限制性股票作为徐毅遵守不竞争承诺的对价,另一方面又规定限制性股票是遵守规章制度、劳动纪律等的对价。而竞业限制补偿金是对劳动者在竞业限制期内因择业权利受到影响而造成的一定利益损失的补偿,它不属于劳动者的工资或者其他福利,也与劳动者在职期间有无违纪行为等无关,具有排他性,而且该补偿金也应该是确定的。"故而,二审法院亦未支持公司的主张。

  总结与建议

  从上述的判决中可以看出,协商一致约定后,通过股票支付方式作为竞业限制补偿具有可操作性,但是同样也存在着风险。

  在北京、上海两个案例中,此种做法得到法院支持,然而在广州的相似案件中,却未获支持。对比这两组案例,可以发现广州的案例中,公司给予员工的股票并没有将其性质明确为单一的"竞业限制补偿",而混杂了股权激励、遵守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奖励等多种性质,故而未被法院认定为竞业限制补偿。

  由此可见,企业较为稳妥的操作是将股票仅作为竞业限制补偿金发放给"两高"员工,而不掺杂其他目的。但与此同时,基于广州一审法院对竞业限制补偿在发放时间上的表述,慎重起见,还是建议用人单位在劳动关系解除、终止后,按月以货币形式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这样符合法律本意的操作将更为稳妥。


潘云礼

作者

最近热点

版权所有Copyright @ 江三角律师事务所丨沪ICP备12027989号-2 | | 021-5888325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4002

会员注册

*

请填写常用邮箱

*

支持中文、字母、数字,4-20个字符

*

请输入您的手机号

*

请输入6-14个数字、英文或特殊字符

*

两次密码输入需一致

*

请填写验证码

如果您已经是会员请登录,带*的必须填写

帐号登录

忘记密码?

没有劳动法苑帐号?立即注册

免费订阅劳动法苑每日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