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高级管理人员竞业限制与商业秘密保护

分享到微信 关闭
2018-01-26 | 来源:本站原创

劳二中心_副本.jpg

  近日,百度以侵犯其自动驾驶业务商业秘密为由,将百度前高管王劲与其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害并赔偿经济损失与合理开支5000万元。从2014年腾讯的"互联网竞业禁止协议索赔第一案",再到去年的搜狐前高管遭索赔近五千万,近几年公司与前高管关于竞业限制与商业秘密保护的案例层出不穷。高管的离开不仅是一段劳动关系的结束,其可能带走的商业秘密信息对公司而言是更担心的隐患。公司如何与高管和平分手,如何合理规避其中可能产生的损失?笔者旨在介绍实践中高管离职涉及的竞业限制管理与商业秘密保护,以期让读者有初步了解。

  一、竞业限制义务

  竞业限制最初起源于英国衡平法中对信托关系受托人的诚信正义与妥善保管的义务。而后随着公司制的确立,这种信托关系被类推适用于公司与董事之间。基于信赖,公司将资产交由董事、监事、高管进行经营管理,而董事、监事、高管人员作为受托人,必须承担对委托人的信义义务。

  在我国,对高管的竞业限制在公司法和劳动合同法里均有相关规定:

  公司法对高管规定了法定竞业限制。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五)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前款规定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则是在制定了期限、对象等限制后,将竞业限制约定的权利交到了用人单位和员工手里。

  对于竞业限制的审查主要包括主体和行为两方面。在主体符合要求的情况下,对员工是否实施了竞业限制行为,需要通过充分证据与合理论证体现。其中,最主要的是对"同类产品和同类业务"的判断,是否符合生产同类产品、经营同类业务,一般主要从公司章程载明的经营范围判定。如果公司的实际经营范围与章程载明不同,则需要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二者实际经营内容具有竞争性和可替代性。

  而对于法定和约定的竞业限制,通过对比可以看出几处不同:首先,二者的适用对象不同。在公司法上的竞业禁止仅限于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在此的高级管理人员根据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规定,仅指"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而劳动合同法则基于双方约定,适用对象包括"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其中是否符合"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也是实践中的一大争议点。其次,二者限制时间不同,公司法主要禁止高管在职期间的行为,而劳动合同法着重于高管离职后的公司利益保障,对于在职期间的限制主要来源于诚实信用原则的运用。再次,二者的违约结果不同。公司可以请求行使归入权,即将高管因违反竞业限制而从中获得的溢出收益收归公司所有;而依据劳动合同法和竞业限制协议,公司可以要求高管承担违约责任。最后,劳动合同法规定了公司对离职高管需支付的经济补偿。

  在实践中,公司多在员工手册、劳动合同中规定禁止利益冲突、竞业限制的条款,以期规范在职员工的行为。对高级管理人员而言,忠实和勤勉义务更是高管需要遵守的原则。而针对将要离职的高管,公司则通过签订竞业限制协议的方式,一方面是对商业秘密信息的提前预防性保护,另一方面也是公司合理规避员工离职后利用原工作资源优势的一种方式。

  二、商业秘密侵权

  尽管竞业限制条款同时也是保护公司机密信息的方式之一,但对掌握众多公司机密信息的高管,相较于竞业限制违约金,如果高管对外泄露机密信息或利用相关信息开展竞争业务,这对公司造成的损失将是无可估量。因此,在公司与高管的争议中,利用商业秘密侵权之诉寻求救济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手段。然而,不论是腾讯诉刘春宁案,还是其他类似案例,在近几年的司法实践中,商业秘密类案件原告的胜诉率并不高。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7年审结的商业秘密民事案件中,一审原告的胜诉率只有40%。这与原告的举证责任与实践难度极为相关。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本法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根据相关规定,商业秘密具体列举包括:设计、程序、产品配方、制作工艺、制作方法、管理诀窍、客户名单、货源情报、产销策略、招投标中的标的及标书内容等信息。同时,《劳动法》第二十二条也规定了劳动合同当事人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商业秘密的有关事项。

  然而,在实践中,原告的举证责任主要在于证明商业秘密属于上述规定的范畴,且被告具有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在前者的证明中,原告需证明其拥有的此信息属于商业秘密,秘密性是区分商业秘密与其他公开信息的重要因素。其次,原告需证明被告实际接触到此信息或具有接触此信息的可能性。最后,举证的重要难点在于证明被告的侵权行为,包括证明此信息被被告利用于经营、盈利等,且需证明其侵权行为与造成损失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然而,由于商业秘密的特点,如无形性、非专有性等,实践中公司的举证难度很高,且在商业秘密已经泄露的情况下,对公司造成的损失实际上是无法弥补的,所以这只能作为事后的补救手段。  

  三、救济途径

  实践中,当高管离职且可能涉及大量商业秘密外泄,公司一般考虑从两方面的救济途径入手:竞业限制的违约之诉与商业秘密的侵权之诉。这两种救济方式并不冲突。以百度诉王劲案为例,百度认为王劲涉嫌侵犯商业秘密体现在:其一,百度和王劲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自王劲离职,百度一直按时并足额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然而王劲拒绝做任何离职交接,含有重要商业秘密的设备也并未返还。其二,王劲离职百度前就策划设立景驰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与百度具有直接竞争关系。其三,王劲在职期间公然违反公司高管忠实义务和竞业限制义务,利用职务便利从百度招揽技术人员;离职后,进一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大肆招揽并雇佣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人员,并利用技术秘密和经营信息,开展自己的自动驾驶业务。

  对此,笔者认为:首先,公司在明确约定了竞业限制义务的情况下,自离职后一直履行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的义务,如果能充分有效地证明两家公司具有直接竞争关系,则可以落实员工的违约行为,可以依据竞业限制协议要求个人承担违约责任,并要求停止侵害。其次,在商业秘密的侵权方面,举证难点还是在于证明相关损失。且在无法证明损失及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公司可能承担举证不利的风险。

  此外,建议公司此后在签订保密协议或竞业限制协议时,可以根据涉密信息的特点、可识别程度、他人通过正当方式获取的难易程度等确定保密措施,并明确商业秘密的界定和范围,便于发生争议后合理维护公司权益,减少公司损失。


最近热点

推荐阅读

上海一中院竞业限制案件白皮书(一)——审判情况通报

2018年7月5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发

从劳动关系角度看公司的商业秘密管理

在实践中,法院一般会从如下三个方面进行审理:(1)是否存在商

用人单位举证责任小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

版权所有Copyright © 江三角律师事务所 | 沪ICP备12027989号-2 | 021-5888325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4002

会员注册

*

请填写常用邮箱

*

支持中文、字母、数字,4-20个字符

*

请输入您的手机号

*

请输入6-14个数字、英文或特殊字符

*

两次密码输入需一致

*

请填写验证码

如果您已经是会员请登录,带*的必须填写

帐号登录

忘记密码?

没有劳动法苑帐号?立即注册

免费订阅劳动法苑每日资讯